首页

都市言情

一胎六宝妈咪宠上天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一胎六宝妈咪宠上天: 第12章 逼迫打胎

    厉祁墨修长的手指敲击桌面,有一搭没一搭的发出声响,冷酷的脸上面无表情。
    “那封邮箱IP地址给我”
    厉祁墨从来不相信事情是偶然的,一定有人在背后捣鬼。
    “厉总,邮件接收成功后,地址就要已经失效了。”
    助理的声音有些微颤,这也是他接收之后才发现的事情,想要挽救的时候,已经没有余地了。
    “想别的办法!”
    厉祁墨揉了揉发酸的额头,他怀疑这件事情跟叶葭妤有关系,但是又苦于没有办法。
    那个女人的一颦一簇此刻在他的脑海里闪现,起身又拨打了电话。
    “给我调查一下叶葭妤最近行踪。”
    网上他带绿帽的事情已经宣传的沸沸扬扬,刘颜儿没有想到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,被一张图片全都打破了。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    “谁敢的!到底是谁跟我有仇?”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叶葭妤那个女人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看到那些新闻的时候,刘颜儿已经崩溃了,在医院里厉祁墨对她做的那一切,已经让她心理防线崩溃,现在这些新闻,直接逼疯了她。
    刘颜儿一回到家就看到了网上发布的那些舆论新闻,厉祁墨是公众人物,下面的点击阅读率高达好几百万。
    甚至有网友还扒出来了以前刘颜儿的风流韵事,像一个小丑一样,展现在公众面前。
    一时间,厉祁墨成为了整个江城的笑话,资产万千又如何,最后还是被老婆带了绿帽子!
    当事人厉祁墨对这件事情毫不在意,他本就对刘颜儿无感,孩子不是自己的更是如意,现在他的心思全在背后操纵者身上。
    “叶总,最近很是悠闲,还有时间看这些无聊新闻。”
    最后一次洽谈合同,厉祁墨进门时,瞥到了叶葭妤手机里,关于自己的新闻。
    “怎么,只许州官方还不许百姓点灯?”
    叶葭妤丝毫没有被抓的愧疚,反而还调侃上了厉祁墨。
    不过还是自己的人靠谱,能够这么快就把新闻捧上了热搜,甚是和她的意。
    这是第一个敢调侃厉祁墨的女人,厉祁墨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,探究地盯着叶葭妤。
    他想看看这个女人听到这件事情之后的反应,可惜除了微笑就是微笑。
    叶葭妤的面具戴的太好了,厉祁墨遇到了自己的对手,这个女人像猫一样,让他捉摸不透。
    叶葭妤知道厉祁墨开始怀疑自己了,她大方地迎上男人的视线,毫不慌张地把自己耳边的头发掖到了后面。
    一场“对战”下来,厉祁墨根本就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被气得脸色发红,但是又无可奈何。
    疾步离开会议室,他心里有一股火,必须散发出去。
    “调查结果出来没有?我让你传到办公室,现在已经过去一分钟,自己去财务处!”
    对面的助理还没有说话,就听到了对面手机的忙音,欲哭无泪的看着刚刚过去的文件,就那几十秒啊!
    厉祁墨盯着【血缘关系为0】这几个字,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微笑。
    “真是拿我当傻瓜啊。”
    起身随手把检验结果扔到了垃圾桶里,虽然不知道背后是谁,但是好歹帮了他,厉祁墨也暂时放过了他。
    跟刘颜儿名存实亡的婚姻已经拖了很久了,现在是时候停止了。
    虽然她是当年救了自己的那个女人,但是厉祁墨能够察觉出来,不是她!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女人。
    找到她的第一面,厉祁墨就已经察觉出来了,纸条在,为了承诺,不得已只能把刘颜儿娶回了家。
    自此之后,他像是得了病一样,丝毫不能靠近刘颜儿,否则难受不已。
    如往常一样,厉祁墨推开门,一眼看到了沙发上的刘颜儿。
    刘颜儿知道自己的末日来了,她本来以为靠着这个孩子,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,可谁知最后会摔得这么惨。
    她泪流满面的看着厉祁墨,虽然这个男人不爱自己,但是她贪恋这里的荣华富贵,那可是几辈子都积攒不了的。
    “祁墨,我错了,不是我自愿的,全是那个男人的错,我什么都不知道,醒来就成了这个样子,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
    “你别不说话,不管你怎么惩罚我,我都愿意,你别不要我!”
    厉祁墨还没有反应过来,刘颜儿已经来到了他身边,直接跪在地上,扯着他的裤腿大哭。
    “谁的?”
    这已经是厉祁墨的极限了,自己娶回家的老婆最肚子里怀的是别人的种。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
    刘颜儿一时语塞,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谁的孩子她心知肚明,但是怎么可能会让厉祁墨知道。
    “明天早上八点,助理过来接你。”
    厉祁墨一个眼神都没给地上的刘颜儿,冷酷地扒掉她的手,不给她机会疾步上了楼。
    他很少跟这个女人住在一起,这次回来是来拿昨天落下的文件。
    “不,不能打掉孩子!我咬死是厉祁墨的,谁都拿我没有办法!”
    “对,我得赶紧走!”
    刘颜儿此刻已经慢慢清醒过来,虽然有些慌张,但是她知道要是孩子打掉,自己跟厉祁墨就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了。
    从地上爬起来,抹了一把泪,匆匆回到房间里,抓起一把金银首饰塞进兜里之后,又匆匆地消失在了厉宅。
    “这么好的事情,要是不加点火怎么行呢?”
    晚上回到家的叶葭妤,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,玩味地刷着手机里的新闻,不满的摇摇头,事情没有达到她想要的结果。
    洗完澡的她,此刻像妖精一样,到腰的卷发随意搭着,白色的浴袍微敞,为里面的春色添了不一样的光彩,修长的腿搭在一起,又纯又欲,让人欲罢不能。
    “亲爱的~明天见个面吗?”
    程金正苦于好长时间见不到叶葭妤,这个女人主动找上了门来,一抽大腿,发现是真的之后,赶忙答应。
    “见见见,好久不见,想死宝贝了呢!”
    此刻的程金满脸写满了欲望和激动,与对面冰冷面无表情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    “什么?这事我不干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