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其他小说

大唐剑尊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大唐剑尊: 第二百三十章 梧桐宝树

    李清玹心思斗转,默然沉思良久。片刻之后,李清玹眼中神光一闪,不经意的看了眼申景文,并淡淡说道:“不知这位南宫神尊,可还有别的厉害手段了?”
    申景文想了想,说道:“传闻虞山上有棵梧桐树,南宫神尊立足于梧桐树旁,便可无敌于世,只是这个传闻是真是假,下官就不甚清楚了。”李清玹听了申景文所言,微微有些皱眉。
    梧桐有青桐、碧梧、青玉、庭梧之美称,上古先秦时期,梧桐之名已被广为传唱。诗经中曾有歌曰:“凤凰鸣矣,于彼高岗。梧桐生矣,于彼朝阳。”
    梧桐深受人们喜,梧桐在薪火相传的神话传说中,象征着品格高洁的美好。道家圣贤南华真人庄子曾经说过,“夫鹓鶵发于南海,而飞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。”
    鹓鶵在神话传说中为黄色凤凰,梧桐树可以让贵为神鸟凤凰的鹓鶵驻足栖息,由此可见梧桐的不凡之处。因此人们常说“栽下梧桐树,自有凤凰来。”
    传言南宫神尊的双亲离开混元宗时,曾在混元宗的山门内挖走了一棵梧桐树幼苗,混元宗的梧桐树比起其他地方的梧桐树要神异许多。
    在混元宗的宗门典籍当中曾有记载,混元宗创派祖师默庵真人曾在混元宗山门亲手种植了一棵梧桐树,在默庵真人飞升之时,曾有青鸾飞至混元宗的梧桐树上。
    在默庵真人飞升之后,青鸾就飞离了混元宗的梧桐树,青鸾虽然飞走了,但是在梧桐树上留下了一些青鸾之气。
    南宫神尊双亲挖走的梧桐树幼苗,便是混元宗创派祖师默庵真人亲手所植梧桐树衍生出来的幼苗之一,因此这棵梧桐树树苗上带有了一丝淡淡的青鸾气息。
    申景文好似想起了什么,沉声说道:“根据虞山上内线传来的消息,有这么一条消息不知是真是假,先生您姑妄听之。”李清玹微微点了点头,示意申景文说下去。
    申景文轻咳了声,缓缓说道:“南宫神尊的父亲当年是位降龙伏虎境的大人物,南宫神尊的娘亲是位坎离大成的女修,因此怀上南宫神尊十分的不容易。道侣双方的修为越高,越是难以怀上胎儿。”
    “南宫神尊的娘亲生下南宫神尊后,就变得元气大伤,在南宫神尊七岁之时,南宫神尊的娘亲便撒手人寰,南宫神尊当时年幼,不曾见过生离死别,因此伤心绝,咯血于梧桐树上。”
    “因为南宫神尊的心头血咯于梧桐树上,致使南宫神尊掌控了这棵神异的梧桐树,等到南宫神尊修成龙虎初境时,这棵梧桐树已是亭亭如盖。在南宫神尊修成龙虎初境的第二年,南宫神尊的父亲便英年早逝。”
    “虞山乃是一处灵气浓郁的宝地,南宫神尊的父亲在世之时,没有哪位龙虎真人窥取虞山宝地,等到南宫神尊的父亲离世之后,便有一位降龙伏虎境的大人物前来想要鸠占鹊巢。”
    “南宫神尊当时不过是龙虎初境的修为,外界纷纷以为,这次虞山怕是要易主了,谁知南宫尊借助梧桐宝树的神异,一举将那位降龙伏虎境的大人物斩杀当场,从这以后,再也没有哪位龙虎真人小觑南宫神尊。”
    李清玹听到这里,淡淡说道:“这仅仅只是传闻吗?有没有可以证实这条传闻的真凭实据?”
    申景文摇了摇头,苦笑说道:“并没有真凭实据,早年服侍过南宫神尊的老人们,早在七八年以前就先后离世了,因而这条传闻的真假并没有真凭实据了。”
    李清玹听了申景文所说,微微皱了皱眉,过了片刻,李清玹才说道:“申大人,请接着往下说。”
    申景文抿了口顾渚紫笋茶,说道:“如今南宫神尊不过才八十二岁,下官来苏州府之前,长源先生曾经卜了一挂,根据卦象显示,南宫神尊的梧桐宝树之事,十有是真的……”
    李清玹的眼瞳微微一凛,淡淡说道:“对于南宫离这等站在俗世巅峰的绝世高手,换作任何一位龙虎真人都不敢轻视于他。”
    申景文点了点头,沉声说道:“不说梧桐宝树是不是真的,光凭南宫神尊修成龙虎交汇、诞出金汤玉液的修为来说,就已是同境界最为厉害的存在了。不仅如此,南宫神尊在龙虎初境之时,就能以弱胜强,斩杀了比自己高一个小境界的对手,可见南宫神尊远非普通的龙虎真人可比。”
    李清玹微微挑了挑眉,笑着说道:“申大人,你是在做我的说客么?”
    申景文点了点头,恭敬说道:“下官知道先生天资卓绝,乃是仙道有望之人。先生以不到及冠的年纪,就修成了龙虎境,不说前无古人,也可以算是后无来者了。但是南宫神尊比先生早修道六十四年,南宫神尊又是一世之杰,因此先生对上南宫神尊的胜算不大,反而会有翻车的危险。”
    李清玹轻笑了声,淡淡说道:“申大人,你这个说客并不是蒋干,而我也不是周郎,所以你也不用再来劝说我了,我心意已决,此事万难更改!”
    申景文苦笑了声,对于李清玹的决定,他并不会再次劝说了,因为他根本劝说不了李清玹。
    李清玹看了眼申景文手上的卷宗,笑着说道:“申大人,你手上只有这一册卷宗么?你从洛阳的司天台来到苏州府,难道就没有携带别的书信之类的密函么?”
    申景文听了李清玹所言,立时心中吃了一惊,道玄真人虽然年纪轻轻,但也是位世事洞达的精英人物。
    申景文歉然地对李清玹施了个礼数,随后从怀中取出了两封封着火漆的信函来,并恭敬地说道:“先生,这两封密信,分别是长源先生和令狐少监所写,还请先生收下。”
    李清玹笑了笑,淡淡说道:“申大人的胆魄不小,若是我不问起此事,申大人就会一直藏起这两封密信了么?”申景文闻言顿时拜倒,连连说道不敢。
    李清玹笑着摇了摇头,随即拆开了令狐少监所写的密信。令狐少监是用正楷写就的书信,其字迹刚劲峻拔,笔画方润整齐,结体开朗爽健,透出一股大家之气。密信上只有一行字:季文子三思而后行。
    李清玹心中暗道:“季文子三思而后行?”这句话出自《南齐书·公冶度》,看字面的意思,令狐少监是让他做事要经过深思熟虑,然后再去做,这句话里隐隐含有一丝劝止的意思在内。
    李清玹微微摇了摇头,随后又将李泌所书的密信拆开了来。李泌的书法婉雅秀逸,外柔内刚,其字体结构看似非常奔放,却能巧妙的调和着静谧的风格。
    李泌所书写的字体风格,颇有本朝初年书法大家褚河南的风格,只是相比于褚河南,李泌的书法更为放逸一些。李泌所书的字迹中蕴含着莫名的道韵,玄之又玄,玄妙莫测。就算是以李清玹此时的境界修为来说,也觉得微微有些头晕目眩。